区块链仅能解决链上的数据或凭证可信,须与传统信任结合补充

时间:2021-05-21 点击次数:114


前面我们已经讲过区块链本质上是一种新型信任模式构建的基础设施。但区块链所构建的信任也有其局限性,这就是说区块链信任具有信任边界。

若通过区块链本身所生成的数据,如每产生一个区块将给矿工奖励 50 个比特币,这 50 个比特币的产生与确认是通过区块链全网共识所形成的,因而一旦产生,这 50 个比特币就是真实可信的。

区块链仅能解决链上的数据或凭证可信,须与传统信任结合补充


同样,在以太坊上发布一个智能合约,通过发布者签名,记载到区块链上,则登记到区块链上的这段代码也是真实可信的,我们任何人都可以查询、阅读和使用,若这个智能合约代表的是一个代币,则这个代币的数量、增发机制也是真实可信的,因为我们任何人都可以看到这个代币的构造逻辑,而且我们知道,已经发布上去的代币,即使发布者也是不能随意修改的。

这些由区块链自身产生以及发布在区块链上的数据是真实可信的,这些数据是不能篡改,并且其修改、转移均是通过区块链的交易来完成,因此说区块链的链上数据是可信的。

这种信任仅能表示这些数据是真实的,如产生的过程、签名者、交易过程等是真实的。然而,区块链并不能解决这些数据所表达的物理含义是真实可信的。

如我们用一个代币来表示一个实物资产,我们可以在区块链上保证这个代币凭证是真实可信的,但我们却无法仅依赖于区块链保证这个代币所对应的实物资产也是真实可信的。

区块链仅能解决链上的数据或凭证可信,须与传统信任结合补充


这就是说区块链仅能解决链上的数据信任问题或凭证可信问题,而要涉及这个数据所代表的物理实体的可信问题,区块链信任就必须与传统信任进行有机的结合和互为补充。在这种结合中,我们使用区块链来解决链上或线上信任,而用传统信任(如熟人信任、第三方机构信任)来解决线下信任。

如一个博物馆的馆藏资产要进入市场进行交易,我们并不一定需要这些资产的实物进入市场进行流通,而通过将博物馆的资产通证化后,将通证进入市场流通与交易,而实物资产仍然存放在博物馆中保存及展览。

在这里,资产的数字通证通过区块链来解决线上资产的可信问题,而资产通证所对应的实物则通过博物馆这个第三方机构来确保线下信任,这个线下信任要确保线上通证与线下实物的一一对应,并且当线上通证的持有人要索取实物资产时,线下信任载体可以确保该通证的实物可信兑付。

 

上一篇: 违约、不履行合同约定的背后,是传统合约模式亟待解决的痛点

下一篇: 区块链的线上信任如何与物理世界连接?借助物联网即可

 

  • 扫码加微信关注

  • 扫码访问移动端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服务热线